轉載:創業自殺十式

http://platosays.com/page/2/?s=%E5%89%B5%E6%A5%AD%E8%87%AA%E6%AE%BA%E5%8D%81%E5%BC%8F

睇完真係好有感觸。如果無經歷過真係感受唔到內裏的辛酸。都係個句:不要美化創業。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一式:你可以改變世界?

前言

小弟出來創業已有數載,成功不見得,但失敗的經驗就一籮籮。每當看見一個一個成功的創業例子,唯有阿Q地想「人家之前失敗的經驗我唔知!」,又或者「表面風光!我之前上過報紙雜誌啦!」當然,我希望只是我時辰未到,未找到我的發圍機會。不過,日子一天一天過,當日放棄一份高薪厚職、任性得來帶點瀟灑的走出來搞「創業」的代價和機會成本就越滾越大。慢慢地去到一個狀況連我自己都開始不相信自己是否真的可以就這樣搞件事出來,勝過安份守己打份工?我的那團火,心理上和現實地還可以燃燒多久?

反反覆覆,兜兜轉轉,來到2014年的今天,結果又是回到起點。犧牲了3年的 career,換來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如果失敗真的是成功的阿媽的話,我擁有的阿媽數目就快可以追平皇帝們的「後宮三千」了!(苦笑)

我將過去的失敗,總括成「創業自殺十式」,希望在我再一日東山再起之時,不會再重蹈復徹!(決心!) 也希望各位創業有心人,可以行少一步半步冤枉路。

第一式:你可以改變世界?

每一個剛出來創業的人,都一定覺得自己的idea超正,簡直是「無得輸」!現實點的 (如小弟),會諗很快就可以上軌道,之後當它個個月,或多或少,幫手賺點錢,我就可以達到 financial freedom,到時咪可以自由自在!浮誇點的,更會諗到幾時幾時就可以上市,咁就發達啦!

結果,十個裡有九個,這些都只是自己的主觀願望。

其中一個我見識到創業人犯最大的錯誤是,他們以為可以改變世界。不是超人或蝙蝠俠個種,而認為自己的idea可以好像 Facebook 那樣將人類的生活習慣改寫過來!要知道,世界只有一個 Facebook,也只得一個 Mark Zuckerberg,可算是億萬中無一。做人無夢想無錯係同條咸魚無乜分別,但你個夢想都要合理點呀!我認為,要改變大眾的習慣,是最難也是最吃力不討好的事。你有無試過去外國旅行?再好食的當地菜,食頭兩日是驚喜,但叫你食足一個月,你仲唔叫救命?

小弟創立 iTutor 之時,心諗現今科技發達,做個網上平台,讓學生和補習老師自己 match-up,既透明又直接,還比坊間的中介人便宜多了。平D又有得揀,仲唔得米?

Sorry喎,大家就是習慣了那種 full service、煮到來食的服務。一來那少少的中介費大家還是付得起的;二來天下父母心,他們也情願多付一點,買個選擇權;如果揀來的補習老師不夠好,可以叫那些中介人唔好換到好為止。

就以 iTutor 這個例子來說,我不是說這種免除中介的模式永遠不會改變,你看看租樓買車,那些 28hse 和 28car 都已很普遍,但地產經紀和車行勁紀仍然有大把。一樣既有的模式,是要一段很長的時間去慢慢風化為另一個新的模式。我相信在 iTutor 的例子也會是一樣,問題是,我們是否值得就這樣守它十年八年呢?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二式:idea係好,點賺錢先?

早排聽了個創投的笑話。話說A君興高彩烈的跟B君說:「好開心!我們的 startup 剛成功籌了第六輪 funding (Series F),有成過百萬美金!」B君臉上向A君呈現著恭喜的表情,心底裡想:Series F籌了六輪錢都賺不了錢的生意,有什麼好高興?

又是中了 Facebook 和電影 Social Network 的毒,有些做創業的人,心總是想:只要個 idea 夠好夠爆,之後一定有辦法揾錢嘅!我會說,這已經是2000年 dot-com bubble 的落伍想法。今時今日的 tech company 或者 startup,質素跟2000年那些已經相差甚遠,不太可能還可以拿一些賺不到錢的糖衣概念發到圍。如果你去見 Angels Venture Capitalist (VC) raise 錢,除非你的概念真的是驚天地泣鬼神,否則無一個有睇頭的 revenue model 基本上是衰硬。

在做 Wynd 的一段日子,有機會碰到了很多有志創一番事業的年輕人。很多時多數的環節都有紋有路,唯獨一講到「點賺錢先?」,很多人就窒咗係度。

「有人流就可以賣廣告啦!」

在 website 或者 app 賣廣告是很難賺錢,這已經是一個公開的秘密。Candy Crush、Clash of Clans 一輩賺大錢的地方是 In-app purchase,不是廣告啦!不過,正如我在《第一式》中所講到,大部份人都覺得自己的idea是超正的,所以在這種初次見面的場合,你跟他講「你賺唔 到錢喎」,只等同用一個尷尬的方法去完結你倆的 conversation。

不過不過,凡是都有例外嘅。再用番 Facebook 個例子,根據 Social Network 套電影的講解,Mark 哥創造 Facebook 的時候根本不是以賺錢為目標,他甚至因為不想用 Facebook 來賺錢以跟起初的拍檔鬧翻。(當然,今天的 Facebook 市到上埋,唔駛問當然是要賺錢「照顧股東利益」行先!) 所以,如果錢對你從不是問題,你創業的目的是貢獻社會之類而不是賺錢的話 (真心個句!),那就即管放心做吧!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三式:團隊錯配

在創業的路上,小弟粗粗地作了個 jargon 去總括4個要點:MEET

M – Marketing
E – Effort
E – Execution
T – Team

我會逐點分享小弟的失敗經驗。今日先講 Team。

我問你:Microsoft 跟 Apple 各佔了今日電腦作業系統的半璧江山。如果當年 Bill Gates 與 Steve Jobs 一起創造作業系統,那麼肯定是雙劍合璧,天下無敵?!

實情是,他倆在非常早期已曾經是同事,Bill Gates 更說他也有份創作 Mac 的。結果是二人最後分道揚鑣,也各自創作了不同風格的 Windows 和 Mac OS。也證明了,勁人 + 勁人 <>(不等於) 成功。

創業中,尤其是小本創業的,團隊是非常重要,要各有長處又互補不足,有些人形容這是 team chemistry譬 如你們五個 partners,個個是 IT 界高手,一起諗了個好爆的 IT product,掂啦掛?Sorry,我估失敗率會有9成!因為整個 team 是很單向的,除了寫 code 之外的東西就全部不竅,可能連開間有限公司都不懂,遑論那些 product design、marketing、business strategy 等等?

2013年尾 Wynd 剛開張時,有幸跟 StartupsHK 搞了一個名為 H3 的活動。H3 stands for Hacker, Hipster, Hustler,代表IT人、設計師和生意佬。活動目的就是將三類人放在一起,有點似相體的形式去幫大家尋找創業團隊的另一些人才。我很喜歡這個概念,我 也相信不論你是做一個 app 還是一件產品,想成功三種人才缺一不可。

除了橫向團隊中各人的才華外,縱向各人的心態都很重要。有些人的貢獻就是資金,開會時俾下意見,就這樣而已,你不要妄想靠他去幫你做 sales。有些人做事又快又準,所有交帶落的事情都可以幫大家做得貼貼服服,不過他只懂跟指示做事,千萬不要他去下決定。有些人天生把口啷過油,簡直是 可以將樹上的小鳥叫下來,但叫他做 admin work 就死得啦!有些人就是有一種 charisma,說話有種說服力,天生的,旁人學不來,但實情是講就天下無敵,做就……

世間上有著各種不同能耐不同性格的人,你的創業團隊如果只有以上其中一、兩種人的話,就有點危危乎了。不過所謂「物以類聚」,banker 跟 banker 朋友一起創業很正常,programmer 跟 programmer 朋友一起揾嘢搞亦好合理,所以要找到一個多元化的團隊是絕不容易。好像我搞 iTutor 時,四個少爺兵,那裡有人會肯落手落腳做那些所謂的 dirty work?當年我們會肯幫手拋頭露面派吓傳單已經是很出奇的事!又例如我跟舊同事一起「揾d嘢搞」,資金絕對不是問題,但結果在 execution 方面,無人肯做,我心諗自己有 iTutor 的經驗可以做得來,卻完來還差很遠!

所以,要找一隊「絕配」的創業團隊,比找一個可行的創業 idea,更難!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四式:揾錯 Partners

上回<第三式>講到要揾一隊「絕配」的創業團隊不容易,如果你好好彩有一班志同道合,又各身懷絕技的隊友,又是否成功在望呢?

未必!

上回講的只是客觀能力上的配對。創業要成功,就有於要過少林寺十八銅人,哪有這麼容易!當然還要看你們隊中各人的性格、價值觀、做事手法等夾不夾。

以我自己為例,小弟天性就比較懶 (我的勤力 genes 俾晒我醫生細妹)。不過如果遇上我有興趣的東西,我都可以好努力好努力好努力去做 (就像現在我好努力好努力好努力在寫這個 series)。如果我遇上一些很勤力的 partners,就 very good 啦!可是我這個懶人做事亦十分主觀,不能輕易說服我。所以如果這個 partner 又勤力又主觀的話,我一定會跟他火星撞地球,一樣是死路一條。

我自幼在一個知書識禮的家庭長大,雖然在惡貫滿盈的投資銀行做過,但我自問做人做事都盡力對得住自己對得住人;縱使有時難免會帶有色眼鏡去 stereotype 某些人,但亦盡量去尊重別人。我這些年幾次創業之中遇過的人不算少,當然有特別投契的,也有「話不投機半句多」的,我也儘量以尊重別人為先。我聽過一個故 事,朋友去一間小公司見工,約了下午1點。朋友準時12時50分就到了那間小公司,入到去見排排坐滿了人。等了20分鐘,見已經有兩個應徵者入過會議室, 怎麼還是這麼多人?朋友就八卦問問身邊等得有點煩躁的一位應徵者,發覺原來他也是被約了1點面試。旁邊其餘應徵者聽到我們這段對話,也紛紛表態,原來他們 5個當中,有兩個是約了12時45分,有三個是約了1點,但進行面試的就只有一人。即是那位老闆從一開始就諗住由得這些應徵者等囉!

我聽到這裡忍不住拋出一句「狗眼看人低」!朋友應聲附和,說她當下就拿起手袋撇了!我也不知道這位老闆是太嫩還是太傻,面試都是為了請個人一起打拼,如果他從請人的一刻已經是如此不尊重人,又點可能請個會為你賣命的員工呢?

我也遇過一個情況,大家 partners 們開例會。有份報紙推銷我們落廣告,我們討論一番之後,覺得效用不大,決定不落了。第二日,負責跟報紙聯絡的 partner 興高采烈的 whatsapp 大家:我幫公司在那份報紙落了一年廣告啦!(吓?!) 因為我跟個 sales 話唔落廣告時,她提出將廣告費再減一半,咁真係好抵,梗係落啦!

當他在沾沾自喜自喜自己的英明神武為公司慳了多少多少廣告費時,我卻是想:咁我們昨日開會來做乜?你一個唔該就可以單一匹馬推翻 大家開會的決定,有無尊重過其他的各位 partners?無錯,我都覺得半價了是很抵,但最起碼你都應該先發個 whatsapp 問問大家意見再覆人呀!如果你肯從我們這邊諗,你係咁以做多一步,我相信結果大家多數都是會贊成落廣告,而且我們各位 partners 的感覺會良好得多!

如果你真的揾著一個夾不來的 partner,就大鑊了!創業前,大家志同道合吹吹水諗 idea,就似一對拍拖小情人;一旦決定夾份開公司做生意將 idea 付諸實行時,就有如升呢結婚了!如果結婚後才發覺大家原來都不是太夾,要分手的話,你諗都諗到比拍拖其間的分開複雜得多。除了有一定的法律程序外,很多大 家已經無分你我或分工合作的職責都要一併處理。如果是和平分手都算了吧,但大家都知愛嘅反面就係恨,這種時候要處理這些縱橫交錯的主觀與客觀關係,可以是 很 nasty。而且,去到缺裂了的錢銀關係,同常都不可能「再見亦是朋友」了。所以,揀 partner,撇除了大家究竟有沒有相得益彰的協同效應外,不太熟悉的,怕睇錯人;friend 底的,又怕搞得好搞不好都可能搞到 friend 都無得做。難呀!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五式:股權是旦

如果你已去到討論股權的情況,亦即是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恭喜恭喜!縱使「結婚」之後會如何,天知道!但有機會結總好過無得結!

合作做 startup 始終跟結婚不同,結婚是一夫一妻,大家 50/50,simple!但 partners 個個不論錢財、技能、對公司的貢獻等都不相同,所以股權通常不應是平分的。我們中國人講到錢就有點避諱,尤其是朋友之間,所以在股權討論中眾人可能會有「是旦」、「得過且過」的心態,務求快脆搞掂這些麻煩事,早早開波搞起盤生意好了!

No Don’t

絕對不應小看股權這回事!你剛找到個好正的 idea,趕住開波,凡事當然向好一面看,對將來的憧憬都零舍理想化。你話我知世事難料,未必咁一帆風順?點會呀!!

但你又有無諗過如果以下事情發生,會點?

A) 你以為好正好獨一無二的 idea,轉眼間出現了5個 competitors,點應對?
B) 業主加租,要決定硬食還是揾地方搬?
C) 公司生意未上軌道,你認為應該放多點資源做 marketing,你 partner 就覺得應該減少開支守住先。各執己見,點算?
D) 公司生意做唔起,無晒錢,要決定摺唔摺?

 

 

OK!我當你撈得風生水起,大家賺錢,咁無問題啦!又有無諗過如果以下事情發生,會點?

 

E) 生意好,你覺得當然應該趁勢發大搞,你 partner 就話公司未夠穩健,不同意,點算?
F) 生意好,partner 想分住d錢,你不同意,點搞?
G) 既然已做起個名,仲屈在觀塘工廈有損公司形象,你覺得應該升呢到尖沙咀的乙級寫字樓,你 partner 覺得徙錢唔贊成,點搞?
H) 有大公司出高價收購你公司 (正!),你想賣盤但你 partner 覺得未係時候,點算?

 

 

這些情況,如果你是小股東,又不能說服其他 partner,就只能小數服從多數囉。

我不是說人人都應該要讓自己做大股東話晒事,但你應當認真對待傾股權這件事,跟 partners 一開始定下的股權分佈應該要合理地反映各人在資金、打理業務、人脈關係等的貢獻。你貢獻越大,理論上也應當有較大的話事權;否則當你醒覺自己一直被「攞著數」,輕則感到不忿影響心態,大則終有一日吵鑊勁,不知會如何收科。當然,究竟你值 30% 還是 40% 的股權,這是沒有一把尺去量的,每間 startup 的情況都不同,不可能有一個標準答案。

 

以我的經驗為例,好的一次大家幾個 partner 拿同樣的股權,平起平坐。大家雖然一直都是摸著石頭過河,創業中途要一起見招拆招,但大家都是以禮待人,理性討論,所以從沒有不和。

 

但衰的一次,其中一位 partner 提議他多放點錢做大股東,避免那些 50/50 的情況,作不了決定。當時的我就是心存「是旦」的心態,由他。但原來他是一個獨行獨斷的人,不喜從善如流。當大家對一些事情有分歧時,他選擇的態度不是大 家嘗試傾去妥協,而是濫用自己是大股東的身份,一鎚定音。但當日是我自己雙手奉上大股東之位,我又能怨誰呢?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六式:輕視協議書

緊接上回第五式《股權是旦》,另一樣同樣重要的是股東協議書 (Shareholders Agreement)。

我假設大家創業都會是開間有限公司,公司法中每間有限公司都有一份叫 Memorandum and Articles of Association,簡稱 M&A,內裡包含了標準的公司約章。不過,每間公司的情況有別,所以你間公司應該除了這些標準的約章外,再以 Shareholders Agreement 去說明其他的狀況。最簡單的,就例如大家的股份分佈、如何提名董事局成員、有什麼特別的股東權益 (例如我們在 Wynd 的 Shareholders Agreement 就寫明了每位股東有權每月免費享用多少小時的會議室)、股東決議時各 50/50 情況下的 tie-breaker rule 等等。

當中以下兩點是最不容忽視的。

1) Anti-dilution Provision

有睇過 Social Network 套電影都應該有點印象,Mark Zuckerberg 踢走他最初的 partner Eduardo Saverin 的方法,就是狂發新股份給所有股東,唯獨 Eduardo 無份,結果……

 

Gretchen: What was Mr. Zuckerberg’s ownership share diluted down to?

Eduardo Saverin: It wasn’t.

Gretchen: What was Dustin Moskovitz’s ownership share diluted down to?

Eduardo Saverin: It wasn’t.

Gretchen: What was Sean Parker’s ownership share diluted down to?

Eduardo Saverin: It wasn’t.

Gretchen: What was Peter Thiel’s ownership share diluted down to?

Eduardo Saverin: It wasn’t.

Gretchen: And what was your ownership share diluted down to?

Eduardo Saverin: .03 percent.

以此為鑑,一個能保障各位股東的 Anti-dilution Provision 是不可或缺。我聽過一位朋友的經歷,他的 partners 為了踢他出局,不斷要各位股東泵錢發新股份,結果雖然他明知 partners 們有心玩他,但無奈只可以選擇一則由他們不斷 dilute 他的股份,一就忍痛將股份賣走自動棄權。

 

2) Rights of First Refusal

這個 clause 的意思是如果有一日你 partner 要賣股時,你和其他股東會是第一個有權買的人。這可以避免公司股份賣了給一些不合適的人。尤其是如果 partner 是鬧翻了賣股的話,難保他不會賣給一些有損公司的新股東,或者隨便價高者得。

 

雖然我都有簽過 Shareholders Agreement,但現在睇番份文件絕對不 professional,上面的兩個大 points 都完全忽略了!所以,搞股東協議書這方面就不要靠我了,還是正正經經找些有經驗的朋友,或者索性花點錢找個律師做份專業的吧!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七式:有麝自然香?

繼續解釋這個 MEET jargon 當中的「M」— Marketing
創業的,尤其是 tech 底的,有時會有錯覺:只要我個 idea 夠爆,個 app 夠好,hit 硬!

經驗告訴我,實情是:product 第二,marketing 第一!

好簡單,三色台的劇集好好睇、好高質素咩?點解成日都可以有廿幾三十點收視?咪因為慣性收市,大部份香港人都被它的廣告洗腦 (marketing),咪睇囉!又或者為什麼香港的電視藝人一離開了三色台就難撈了呢?又因為他們不再可以靠在三色台上不斷不斷洗腦 market 自己。

有麝自然香,在今時今日這個資料爆棚的世代唔 work 啦!因為每個人每一日都是只有24小時,根本無辦法去接收已經是太多太多的資訊,唯有靠一些媒介去幫忙過濾,例如報紙雜誌、朋友的介紹。以 Facebook 做個例子,很多人大大話話都有幾百個 Facebook 朋友,要顯示全部幾百個朋友的所有動態根本不可能,所以 Facebook 會用它的algorithm,只顯示你平日交流較多的朋友動態,又或者如果你有個 friend 有個 post 超多人 like,亦有可能縱使他不是你的 active friend 但 Facebook 也會特別顯示出來。

所以,如果你不是特意的去推廣自己的產品,又怎能 expect 其他人自自然然就見得到呢?

我自己第一次創業做 iTutor 時,開始時大家各位 partners 好積極討論個 business model,好努力去令個網站盡善盡美,但就有點忽略了 marketing。當然我們在網站開張後都有後知後覺做一些 marketing,例如在教育展、在大學門口派傳單,也有做一些雜誌訪問;但現在回想其實都很 minimal,如果我們做多一點,可能今天的結果會有所不同呢?

去到 Wynd 的年代,marketing 就做得積極得多。報紙雜誌賣廣告、買 Google AdWords、搞旺 Facebook Fan Page、sponsor 活動、免費 sponsor 場地給有 synergy 的 startup events、親自出席一些活動去 hardsell等等等等,隨口都講到十樣八樣。

話時話,我寫 blog 咁耐都係懶懶閒等人家識貨來睇我個的文章,結果就只是不斷的自己寫自己讀番。又一實例有麝自然香係唔 work 的!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八式:執行力

MEET 中包含了兩個「E」,今日講第一個「E」for Execution

做 startup 跟打工其中一樣最大的分別,就是打工有人 feed 嘢俾你做,但做老闆就要自己揾事幹。在不是忙著的時候,如何善用你的時間去為你的 startup 做得更多、更好、更高效,就是成功與失敗的關鍵。

有些人 (包括我),有諗頭但凡事開了個頭就不懂得如何做落去:揾人寫好個 app 之後點做?想做 marketing 但應該點做?想好了要去 pitch 的 potential clients 但如何安排去 KO 他們?寫了全盤的 business plan 但從何開始?

這些事情,不是每個80後的打工仔都有機會接觸到,但每位大小老闆們都要面對!還有,打工時你上司可以帶著你,將他的經驗傳授給你,做老闆就要摸著石頭過河,邊學邊做邊看情況;即使做了,也不代表你做對了。你不單可能用錯的方法事倍但只得功半,還有可能方法做錯無心地倒了自己的米!例如,你的產品明明走高檔路線但你揀錯了一位無啦啦流出了些淫片的模做代言人,就真係喊都無謂!(OK… 呢個例子好似極端了一點,but well… you know what I am trying to say)

講咁耐,我想表達的是,不論你個 idea 有幾 good、團隊裡有多少個 IQ 爆棚的天才成員、有多少條大水喉照住,你都需要一班可以幫你由 concept 變成事實的執行者,還要是一班可以好好地 execute 的執行者。在 我的 startup 生涯中,次次這都是一個死穴。一係無人企出來帶頭做這個位;一係有人自告奮勇做帶頭個位,但原來他空有志氣卻沒這個能耐。而我自己就一直妄自菲薄認為自己 做不來這個角色,不過看來我是時候在下一次捲土重來之時要勇敢的站出來。無理由要再不明不白死在這個原因之下?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九式:力不到不為財

iTutor 是我第一個 startup,當年自己與幾個 partners 都心想做一個自動對盤的補習老師與學生的平台;心想只要個平台做得好,有人用,他們自己找到對方,我們就坐定定等收中介費,easy!

認真是想錯我個心!

iTutor 的 (失敗) 例子,最慘是大家在籌備個網站時花了很多時間,雖然我們不是自己寫 code,都每星期在中環間 Grappas 見面開會,開到查不多全 Grappas 的凍檸茶都給我們喝光了!但原來最要花時間的,不僅是事前的準備,營運後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打理。以前我覺得d人開餐廳搞到自己朝5晚11好無謂,現在慢慢 明白力不到,不為財呀!

不過,今時今日我都仍然覺得咁樣開餐廳是有點揾自己笨,咪仲辛苦過自己打工!我都識朋友開餐廳生意不錯,但平日都可以間中抽時間去同朋友 high tea,或者去沙灘玩。所以,力,是要用的。低手的,只會用自己的力 (如果你只能 afford 得你一個就無計啦);高手的,會善用其他人的力,這就是一個好與不好的 manager 的分別。

作為一個老闆兼 manager,凡事親力親為當然好,但你是老闆嚟㗎,全公司十萬九千七樣東西都關你事,你要樣樣理晒,一日俾48小時你用都不夠啦!有些事情,可以交俾細嘅做,就交落去啦;又有些事情,可以 outsource 的,就交出去啦!你自己專心高層次地發展間公司好了,因為這是一樣無同事無 outsource 公司可以幫到手的事!

我以前在賤兔時,老闆是個超人,只要他有時間,所有事情他都可以做得比我們全部人好,所以他要求高。但他明白自己都是一個每日只有24小時、黃昏希望可以準時收工返屋企陪小朋友的父親,所以他學懂了要放下 — 功夫要適當地交給下屬去做。而且最最最重要的是,要給下屬犯錯的空間。人人都會做錯,如果老闆見下屬做錯就一手收回自己做,這是一個低手。老闆要有容忍下屬犯小錯的空襟,但不懂得從錯誤中學習而重複犯錯就不能忍!

 

呀… 不知不覺講遠了。總括一句,能自己盡力,更能讓下屬賣力的,才會是成功的好老闆!

創業自殺十式之第十式:在香港租舖,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

最後這一點,不關乎你的能力,可以老土講句:係社會嘅錯!

香港的租金,係癲

我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明白這個道理,所以這一代的創業群,不少都選擇無需要門面的構思,例如寫 app。而也是這個畸形的社會現象,令我們幾個 partners 認為 co-working space 是有得搞,因為它可以為創業者大大減低租金上的開支。要知道,不是人人有得揀可以 home office,有些人可能屋企太細,有些人可能屋企有隻化骨龍根本不能專心做嘢,有些人 simply 需要一個 office environment 去集中工作……

說穿了,我們 co-working space 的模式是一個高級而合法的商業版劏房。道理上,我們租了地方,只要可以租番出去給客人,穩賺,right?

Technically,YES… 不過實際情況是全香港七百萬人都需要有瓦遮頭,但需要一間商業劏房的人就不是那麼多。而每盤生意都需要時間去建立它的名聲與客人,我們也不例外。在我們還 在「建立中」的模式時,還是要自己硬食那瘋癲的租金。硬食了一輪,我深深感受到俾貴租這種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的痛!人工、廣告費、雜費等我都可以或多或少揀俾幾多,但租金呢不論我有三個客還是三十個客我都是要俾咁多!每個月當業主 cash out 了我們的交租支票,我望著銀行戶口都感到一種痛。

從 Wynd 的經驗,你無大水喉在背後照住的話,在香港俾租你會很難捱。租金支出蠶食你的資金的速度會比你想像中快,account 無 (乜) 錢的感覺是好無安全感;而且,touch wood 你衰了的話,可以輸得好甘。好似我搞 Wynd 付的租金,三幾個月已經多過我出去揾人寫隻 App 啦!

我會奉勸各位一心要租鋪租辦公室的創業者,停一停,諗一諗,想清楚,你是否真心覺得個 business plan 會 work?你真的頂得住個鋪租?無謂將血汗錢奉獻了給業主啦!

 

2 thoughts on “轉載:創業自殺十式

Leave a Reply